您现在的位置:主页 > 文化 > 酒旅 >

里奥哈之旅:传统现代完美融合

日期:2014-11-25 11:05来源:小皮葡萄酒讲堂 作者:徐伟/小皮

您一定要点开本文,只为了看看最上面的这个图片,图片里全是我和sally大姐头和胡子马丁叔叔的肺腑之言,其中充满了愤慨和激烈的心理斗争,每个人看完都食欲大开,十指乱动!其实,我们



您一定要点开本文,只为了看看最上面的这个图片,图片里全是我和sally大姐头和胡子马丁叔叔的肺腑之言,其中充满了愤慨和激烈的心理斗争,每个人看完都食欲大开,十指乱动!其实,我们都是文艺青年,而文艺青年,都会喜欢里奥哈,不为别的,只为那蠢蠢欲动的良心。

  序言:

  里奥哈,西班牙葡萄酒的瑰宝,如今在一片酒香中又孕育出了当代建筑艺术和饕餮美食盛宴,似乎没有任何一个葡萄酒产区如此掏心置腹的将传统融入于现代, 大胆而坚定,让所有见证者为之动容。只有当你真正理解了葡萄酒的融合之美,那么任何善意的创新都只会让你从光明走向更光明。

  "从这里开始,往南一直到Elciego村,就是里奥哈的黄金十公里"-Baigorri的酿酒师Simon Arina手指向南对我说到,在5月的金黄阳光之下,他的手指幻化出一朵光晕,似睡莲,似佛光,那一刻,我无比虔诚的信服。而就在Simon手指下的这十 公里土地之上,正潜伏着三股力量,建筑、美食与美酒,每股力量又以大不相同的形式彼此交织着,描绘出里奥哈的即传统又现代的光明前程。
 


 

美食美酒自古不分家,在其他葡萄酒产区亦是常见,而在里奥哈,美食给予的除了味觉感官上的享受外,更多了一股浓郁却辩不清道不明的情绪。尤其是在酒庄的" 私房餐厅"中,López de HerediaViña Tondonia的餐厅将酒庄在英国的一家专卖店整体搬了回来,弧线酒架众星捧月的供出一个吧台,壁上的红木刻出教堂神龛般的凹槽,将不同年份的酒衬的肃 穆而庄严,这个架子上,酒是主角,人是膜拜者。换到Muga家,这个接待过英国女王的小房间更像是乡村的一个家庭客厅,墙壁上是家庭的合影,中间是坐的下 四世同堂的大圆桌,角落里散落着小工具和童年的收藏品,斜眼望去,火炉边的沙发上仿佛还坐着织毛衣的祖母。当然还有Finca Manzano酒庄90后庄主兄妹的工作餐厅,一个鸟瞰葡萄园的大阳台,简约笔挺的桌椅,站着吃饭是种范儿,有种随时要翻身跳进楼下敞篷保时捷车中奔赴葡 萄园的飒爽。除了这些私房餐厅,里奥哈诸多酒庄的葡萄酒"定食"亦是性价比奇高,在山顶上鸟瞰远方,再吃着5道菜,3瓶酒,人均300块人民币的地道西班 牙菜,你不得不在酒庄留言簿上写上"里奥哈,良心产区"的感触。倘若这些都不能打动你,那么在Marqués de Riscal酒庄先做个红酒spa,再在米其林餐厅吃个全套,最后蜷缩在3000元起价的房间中饱饱睡上一觉,这就是里奥哈最顶级的待客之道。
 


除却美食,里奥哈还是葡萄酒建筑的集大成者。最著名的三个酒庄是Marqués de Riscal,Ysios和Darien,他们是里奥哈今天的地标建筑,是让最不爱自拍的人也忍不住拔手机的存在。里奥哈人没有浪费上天赋予的跌宕起伏。 这是最世界最多坡的产区,平均海拔在500米之上,如此的落差让许多酒庄因地制宜的向下发展。威邦帝国Vivanco酒庄的地下屹立着十二根罗马柱,撑起 中空的3层酒窖,像是一个陷于地下的斗兽场,而环形分布的大橡木桶又把这里衬托成活生生的超古典梦幻主义。Baigorri的酒庄则更是疯狂的先挖空一座 山头,再像捏橡皮泥一般的建起一座葡萄酒重力堡垒,葡萄酒从空空荡荡无一物的地面一层玻璃房进入,经由星球大战般的金属机械手臂来回拨弄几番,到了地下四 层就可以装瓶走人了。这一"下楼"的过程有时要花费数年的时间,可葡萄酒从来都是"自愿下流"的,没有用到一个泵,温柔到了极致。Eguren Ugarte酒庄的酒窖中绘着上百米的巨幅卡门油画,那一抹艳丽的红,在灯光熄灭之后依旧跳跃在视网膜之上。酒庄的人们说她是这里上千橡木桶的看护者,在 夜深人静的时候会走出画像,凝思、小酌、狂舞,似浓情化于美酒。我相信,因为我不相信有人能坐怀不乱,哪怕只是弱酒三千只取一瓢。令人难忘的还有 Marqués deMurrieta的那架钢琴,不经意的摆放在诺大的古董藏品厅中,居然一点不觉得生硬。缓缓经过,你会发现所有的陈木、古籍、陶瓷、漆器都在嗡嗡作 响,他们不是在歌唱,他们和你一样,在渴望,渴望着有人奏响钢琴,释放封存了百年的记忆。里奥哈的传统已经进化,不再纠结于保留几件老古董抑或修复几座老 房子,这里的传统是活的,是嵌在人们的血脉当中的,建筑就是最好的代表。
 

图:扭扭捏捏棉花糖-Marqués de Riscal酒庄

图:Marqués deMurrieta酒庄和那架钢琴

图:Vivanco酒庄的地下罗马柱和守护者们(猜,哪个是我?)

  当然,成就里奥哈的首先是葡萄酒,与"山不在高,有仙则名,水不在深,有龙则灵"同理,没有葡萄酒,这个产区只是一个"世外桃源",而有了葡萄酒,就 有了精气神,这里就成了"灵地"。正如武林中的一个门派一个绝技,歌坛中的一人一首成名曲,世界上灵验的葡萄酒产区往往都贵以专,将某种风格玩到极致例如 波尔多式调配和教皇新堡的GSM调配;或将某种品种练到无敌,例如勃艮第和意大利巴洛罗;抑或将土壤构成往地心钻研,例如德国莫泽尔和香槟。而作为西班牙 最"灵"的产区,里奥哈的葡萄酒却进入了前所未有的"三手互搏"状态,三个流派争夺着里奥哈的大旗,像三支射向空中的箭,尚不知谁能飞的最远,引得更多人 的喝彩。这是一个充满了自我革新精神的产区,传统的里奥哈风格创始于19世纪末,在那个卖酒比酿酒难得多的年代,里奥哈葡萄酒"被迫"在橡木桶中度过了较 长的陈酿时间,例如Marqués deMurrieta酒庄的1978年份在橡木桶中度过了整整216个月,久而久之,陈酿似乎变成了里奥哈葡萄酒的烙印,而那陈酿所带来的皮革、湿木和肉 香也成了鉴别里奥哈葡萄酒的标准。如今,里奥哈酒已然不愁销路,陈酿的传统却依然被保留,并被消费者所青睐,毕竟不需要像波尔多酒一般买回家存个上十年才 能一亲芳泽,传统的里奥哈葡萄酒有着拨云见日的魅力,香气在开瓶之刻便犹如滔滔江水般绵延不绝,如弗拉明戈歌一般热烈而明快。最著名的传统卫道者便是 López de HerediaViña Tondonia,酒庄最新上市的特级珍藏红葡萄酒是1994年,桃红是2001年,白葡萄酒是1998年,仿佛在这个酒庄里,最不缺的就是光阴,随便打 开一瓶便是岁月喷涌人消瘦。
 

图:López de HerediaViña Tondonia的岁月沉淀  


第二个流派是新兴里奥哈派,他们中有人推崇波尔多抑或新世界的酿酒技术,追求更高的果实成熟度以换取浓郁饱满的葡萄酒,有人则瞄准追求更多果味、更新 鲜葡萄酒的年轻一代消费者,有的则干脆冲着叱咤风云的酒评家Robert Parker先生的口感来酿酒,然而无论初衷如何,新兴派酒庄已经杀出了一条血路,用酒的绝对品质和耀眼的高分奠定了新里奥哈的世界地位。杰出的代表有 “疯狂”的Roda酒庄,这个1991年才建立的新酒庄似乎就是为了颠覆里奥哈而存在的,“吹毛求疵”的17块葡萄园孕育出三款极新派的葡萄酒 Roda,Roda II和Cirsion,庄内最神奇的是种植了超过553个不同克隆的丹魄葡萄,仿佛静静孵化着全里奥哈的明天。不能不提的新派酒庄还有百年老庄Muga, 里奥哈最昂贵酒之一的El Pison以及一串葡萄只取1/3、冬天还给葡萄去死皮的偏执狂人Fernando Remírez de Ganuza。新旧里奥哈,基因或者说天性没有变,因为地依旧是那块地,葡萄品种依旧是丹魄,变的只是"培养方式",颇有点像今天中西方教育的差异,是要 知书达礼琴棋书画样样精通,还是要自由独立浪漫想像力一样不少。而无论是哪种方式培养出来的酒,都会有着各自的簇拥者,并接受着他们
 

图:Muga酒庄门口的火车,里奥哈酒曾从这里启航前去解法国人之渴

 

图:Muga葡萄园中的豪饮

  相比之下,第三个流派的里奥哈酒就渺小、卑微的多,因为这一派的人们甚至还没有找到自己的根据地,因为他们追求的差异性追溯到了"基因"的源头,是要 恢复根瘤蚜虫那场毁灭性的灾难之前的里奥哈。那时的葡萄园里混杂种植着人们自己都说不清道不明的葡萄品种,酿造也谈不上多么高的技巧和工艺,可为数罕有的 那个年代遗留下的葡萄酒品鉴起来却有股无法比拟的清爽和透明感,于是吸引了第三流派的酿酒人们,他们不满被称为超新派,因为他们追求的是比传统更为传统的 里奥哈风味,也许他们更乐意被称为"起源派"或"返璞归真派"。为数不多的他们以DSG(David Sampedro Gil)为代表,在全里奥哈疯狂的寻觅古董葡萄园,用各种DNA分析都解答不出的葡萄品种酿造最原始风味的里奥哈。

  就这样,在坎塔布里亚(Sierra de Cantabria)山脚下、埃布罗(Ebro)河边,建筑、美食、三大葡萄酒流派构建出了一个热热闹闹又充满人情味的里奥哈。那些零星散落的村落里,涌 动着的又何止是里奥哈人的葡萄酒梦,那是一种人性深处蕴含的生活哲学,觥筹交错间,让每一个心怀柔软的人都在这里找到归宿。这,就是里奥哈,从光明走向更 光明。

 

 

(文章来源:小皮葡萄酒讲堂 责任编辑:徐伟/小皮)

【字体: 大 中 小 】 【关闭】
共有0条评论 网友评论 登录注册
登录以后,才可以发表

还没有评论,赶快抢占沙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