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主页 > 文化 > 说酒 >

舞会中的香槟 ——在莫妮可跳潘潘舞

日期:2015-02-10 14:32来源:葡萄酒 作者:酒媒网编辑

人生如戏,戏如人生。好莱坞男星李奥纳多受法国杂志专访时倾诉,自己夜深人静时,也是有感觉孤独的时刻。



 
什么?原来这位多金、帅气、身边总是被超级模特儿给包围的好莱坞金童也有孤独的时候!这未免太像他演的电影《了不起的盖茨比》(The Great Gatsby)中男主角的心情写照了吧!
 
  电影《了不起的盖茨比》改编自1925年出版的同名小说,将经典文学的静态文字改编为动态的电影,向来不是件简单事。导演巴兹·鲁赫曼为了衬托出李奥纳多人前风光人后神伤的孤独感,特别加强了华丽热闹的画面,做出了漂亮的反差。至于用什么来表现上世纪20年代的狂欢气氛,导演有两大法宝:爵士乐舞与香槟。电影里,在李奥纳多的豪宅派对中,人人手持一杯酩悦香槟,伴着爵士乐团的疯狂节奏尽情摆动,直至天明。香槟仿佛是种魔法液体,一喝便能启动人的狂欢本能。不过,若你看过未来派画家赛维里尼(Gino Severini)的在莫妮可跳潘潘舞(La danse Pan Pan au Monico),就会知道,以跳舞加香槟来表现狂欢,可不是鲁导的独门巧思!
 
 

 
 
  在莫妮可跳潘潘舞这件作品,赛维里尼画过两次。第一次是1911年画成,但因战争遗失,于是赛维里尼又画了一次,也就是我们现在看到的传世之作,完成在1960年。“莫妮可”是法国巴黎一家颇有来历的夜总会,原本是葡萄酒贩卖店,之后改作歌舞秀场,19世纪时,有许多印象派画家都会光顾。赛维里尼生于1883年,也正是印象派画家辈出的年代。像马奈(Edouard Manet)、罗特列克(Toulouse-Lautrec)这样的印象派名家,都画过夜总会的题材。赛维里尼是意大利人,他落脚巴黎时,刚好赶上夜总会文化的黄金年代末尾,大概也继承了巴黎艺术家光顾夜总会的深厚传统,因此将夜总会中畅饮香槟的客人及舞者作为画笔下的主角。
 
  这幅画看似凌乱不堪,实则是作者精心布局的结果。下方靠左的两张餐桌上,各有一瓶香槟放在冰桶中,另外还有三个已经斟满酒的酒杯,淡金色的液体,引人遐思。中间是两位穿红色连衣裙的女子,正在忘情跳舞。令人忍不住猜想:是不是因为喝了那两瓶香槟,跳起舞来才这么带劲儿,就像李奥纳多电影中的豪宅派对宾客呢?赛维里尼在艺术史上,被视为未来派的代表人物,但在这幅画中,更具立体派的特色,人物肢体与场景,由不同色块切割又重叠,难以看出明确形象——不过,每当我们喝至微醺或是狂舞之时,双眼看出去的世界不也是如此眼花缭乱吗?
 
  德加(Edgar Degas)画过跳舞,雷诺阿(Auguste Renoir)画过跳舞,马蒂斯(Henri Matisse)也画过跳舞,画跳舞的名作可着实不少,但像在莫妮可跳潘潘舞这样充满狂欢律动的,似乎找不出第二个。从画中找线索,最大的差别就是别的画中没香槟,而赛维里尼的有。看来,香槟果然是带动派对狂欢的魔法液体啊!
 

 
 
 
庞毕度艺术中心
(Centre Pompidou)
 
  庞毕度艺术中心是法国最知名的现代艺术博物馆,为了选出庞毕度中心的设计,当时举办建筑设计比赛,从近700个竞逐团队的图稿中脱颖而出。它是由意大利建筑师设计伦佐·皮亚诺(Renzo Piano)、英国建筑师夫妇理查德·罗杰斯及苏·罗杰斯(Su Rogers)、弗兰奇尼(Gianfranco Franchini)、英国结构工程师埃德蒙·哈波尔德(Edmund Happold)及爱尔兰结构工程师彼得·莱斯(Peter Rice)共同合作。

 


 
  庞毕度中心完工后,引起法国社会大众诸多争议,它让所有的结构管线都外露,而不是像一般建筑那样包覆起来。所有功能结构要素的建设最初都是采用不同颜色来区别:绿色的管道是水管、蓝色管道则控制空调,电子线路则封装在黄色管线中,而自动扶梯及维护安全的设施如灭火器则采用红色。由于它与巴黎的传统风格建筑完全相反,造成许多巴黎市民无法接受,有人则称它是“市中心的炼油厂”,但也有艺文人士大力支持。但以上争议到现在都已成过往云烟,今日,毫无疑问,庞毕度中心是现代艺术的圣域。

(文章来源:葡萄酒 责任编辑:酒媒网编辑)

【字体: 大 中 小 】 【关闭】
共有0条评论 网友评论 登录注册
登录以后,才可以发表

还没有评论,赶快抢占沙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