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主页 > 文化 > 人物 >

对话拉菲CEO克里斯托夫·萨兰

日期:2012-05-18 08:29来源:中国红酒网 作者:匿名

   克里斯托夫·萨兰,罗斯柴尔德男爵拉菲集团的CEO,向我们讲述了拉菲价格飞涨的原因,并透露了拉菲的中国战略。

 

  La Revue du Vin de France (以下简称RVF):拉菲堡隶属于罗斯柴尔德男爵拉菲集团,能否向我们介绍一下这个集团的情况?

 

  Christophe Salin (克里斯多夫·萨兰,以下简称C.S.):这个集团隶属于罗斯柴尔德家族的法国分支。我们这个集团在波尔多拥有四家酒庄(Lafite Rothschild、Duhart-Milon、 Rieussec 和 L’évangile),还经营一个葡萄酒贸易机构(罗斯柴尔德男爵拉菲集团葡萄酒经销公司),在海外有葡萄酒产业(智利的巴斯克酒庄,阿根廷的凯洛酒庄),在朗克多地区有Aussières酒庄。再就是,我们正在中国发展一个葡萄酒项目。罗特希尔德家族的英国分支则拥有另一个著名的特级酒庄--木桐酒庄(Chateau Mouton Rothschild)。

 

  RVF:你们的中国项目现在进展到什么程度了?

 

  C.S.:我们和中国的合作伙伴中信集团已经协力运作了四个年头了。这个项目坐落在中国东部,山东半岛的蓬莱。我们已经确定了葡萄园地,开始动工,准备在春天种上25公顷的葡萄树。

 

  RVF:这里将会生产什么样的葡萄酒呢?

 

  C.S.:我们不会尝试复制另一个拉菲堡, 因为拉菲堡是独一无二的。但是我们将会向中国展示,我们也能在他们国家酿造高品质的葡萄酒。但现实中国的葡萄酒产业却并不是这样,实际上,他们还酿制不出高档葡萄酒,因为,他们的葡萄种植是高产模式。他们把葡萄的单位产量放在优先地位。我们将向他们展示,把葡萄的单位产量压低,把葡萄植株管理好,葡萄酒的质量就会逐步提高了。这就正如我们二十年前在智利所做的那样。这个酒厂将会向所有想了解我们酿酒哲学的中国人开放。

 

  RVF :在中国存在许多假酒,其中似乎也包括拉菲,中国的中央电视台也就此问题做了一个节目。您对此有何看法?

 

  C. S.:就个人而言,我还没有看到一瓶假拉菲。我觉得那些造假者玩弄的更多的是以相似的标签混淆消费者的视听,比如说“Chatelet Lafite”,它与我们“Chateau Lafite”的标签只相差几个字母。这些聪明的小伎俩使我们非常难于对付。但是不久前,中国政府再次承诺了知识产权保护并且开展了打假活动。

 

  RVF:您觉得拉菲还算是葡萄酒吗?或者更正确地说,它已经变成了奢侈品了吧?

 

  C. S.:如果就奢侈品的严格定义来说,我可以说是的。 拉菲具有奢侈品的一切特性,即高品质、稀有性和高价位。这是一种工艺品的最高程度的体现。

 

  RVF:拉菲的价格在最近几年呈暴涨的趋势。在1982年和2009年间增长了1600%。对于您来说,这是一个好好消息吗?

 

  C. S.:我们的出厂价格可能显得扶摇直上了,我理解拉菲爱好者的惶惶不安,但是这种现象也要区分对待:2009年份的拉菲价格(450欧元)创造了历史记录,2008年份价格显然更为合理(110欧元),不要混淆出厂价和市场价。我们只和出厂价有关联。市场价则由简单的供求规则所决定。当我们推出2009年份酒时,我心里完全明白,市场上的买方已经肯付1000、甚至1200欧元了。我一直很关注整个葡萄酒经销系统在经销拉菲时所赚的钱。这是个基本的经济规则嘛。

 

  RVF :许多人通过倒卖拉菲来获利,这就是所谓的投机。您怎么看?

 

  C. S.:对于这种投机行为,责任不应该由我们来负。我认为酒买来是喝的。如果有人想赚钱,有现成的投资途径。葡萄酒不是一个金融产品,它不该扮演金融产品的角色。

 

  RVF :一些投资基金也利用葡萄酒来投机,您怎么看?

 

  C. S.:这种就是纯粹的投机,我们不能阻止人们利用黄金、石油或者是葡萄酒的金融指数进行投机。我不是一个金融家,当我看到这种情况时,我和你一样感到悲哀。

 

  RVF:这么大的财务压力,如何应对呢?

 

  C. S.:我们首先是葡萄农和酿酒人。我们最担心的不是葡萄酒销售市场,而是每年的气象条件。尽管我们最担心的是气候的好坏,但是,我们没有商业忧虑,因为我们知道,波尔多葡萄酒市场一定会购买我们的葡萄酒的。这使得我们能够专注于我们本身的酿酒工作,尽力酿造出最高品质的拉菲。如今拉菲一帆风顺,我感到十分欣慰,但是我也没有忘记过去。当我1984年加文章来源于中国红酒网入集团的时候,拉菲还是一种在波尔多特级酒中名气最低、最少人求购的葡萄酒。当然了,对于拉菲火爆的需求只关系到我们一家,但是,我希望,我们一家的成功和我们的声誉能够有助于整个波尔多葡萄酒业,有助于全体法国葡萄酒业。

 

  RVF:就像我们为我们的飞机和高速火车能出口海外而感到高兴一样,我们是否应该为拉菲在海外的成功而感到高兴呢?

 

  C. S.:当然应该为拉菲在海外的成功而高兴啦,但是在一架空客飞机和拉菲之间有一个根本区别。飞机是一种工业产品,它是被人工制造出来的。而拉菲是源于土壤,这点非常重要。许多法国人觉得,大地是属于他们的,葡萄酒应该归他们享用。法国的每个家庭和某个葡萄园都有或多或少的联系。法国人与葡萄酒之间有一种很强的联系,当他们看到法国的某些葡萄酒卖得非常贵或者大部分卖向国外的时候,感到非常恼火。我愿意看到法国男人都打爱马仕的领带,法国女人都用香奈儿的香水,实际情况并不是这样的。法国人对于打什么领带和用什么香水并不十分介意,但是一涉及到葡萄酒,他们就嚷嚷得厉害。

 

  RVF:拉菲的光芒如此灿烂,一定会带动你们其他品牌的酒卖得又快又好吧?

 

  C. S.:不同的品牌有不同的客户。和其它酒庄的做法不同,我不实行混箱销售,也就是说,不强迫购买拉菲酒的人必须购买一定数量的Rieussec、Duhart-Milon 或 évangile。但是,我也得说一句,有些葡萄酒经销商,为了得到更大量的拉菲配额而购买我们其他品牌的酒。

 

  RVF:如果没有拉菲的带动,Rieussec的酒2009年的销售也会一如既往地好吗?

 

  C. S.: 当然不会。

 

  RVF : 您对您在朗格多克Aussières酒庄的投资感到满意吗?

 

  C. S.:是的,事情进展得很顺利,这个品牌建立在一个困难重重的地区。我希望我们的出现能够帮助这个酒区让更多人所了解。当我看到当地现场销售散装酒的价格,我心里想,葡萄农辛苦劳动没有得到应有的报酬啊。

 

  RVF:人说这个地区有潜力,您看真有潜力吗?

 

  C. S.:某些小规模酒庄主经营得非常好,但是他们缺少足够的产量来赢得国际认可。波尔多的实力就在于它所产出的酒既有质量,也有数量。但是在朗格多克地区却不是这样。这个地区确实非常有潜力,但是它也非常需要创出自己的品牌。我们创建Aussières酒庄的目的是生产足够数量的葡萄酒,使之涉足于世界各大洲。但是,不是仅仅以数量取胜,我们要生产的是优雅和精细的美酒。

 

  RVF:罗斯柴尔德家族参与的香槟项目,现在进展如何?

 

  C. S.:罗斯柴尔德男爵香槟,这个品牌属于木桐罗斯柴尔德家族的本杰明·罗斯柴尔德(Benjamin de Rothschild),同时也是拉菲的股东之一。目前我们已卖出了10万瓶。另外我们将拥有一个新总经理,能为该项目实施进一步扩展。我们希望这个品牌能卖出50万瓶。

 

  La RVF:如果我们想从您那以600欧元的价格购买1993年的拉菲,您会卖吗?

 

  C. S.:不会,我不会把我的酒以每瓶600欧元的价格卖出,我会将它们都喝掉。而且,我觉得它们不值得支付600欧元,我当时购买它们,每瓶只付了130法郎。

 

  RVF:应该怎么给拉菲的特质下个定义呢?

 

  C. S. :正如所有伟大名贵的葡萄酒一样,她的特点是典雅、细腻、绵长。拉菲进入了化境。我和这款酒心心相印,对它时时挂牵。对于另外一些人来说,拉菲代表着馈赠之乐。我有一位朋友,他是不喝酒的,但他窖藏的拉菲琳琅满目。他喜欢把这些酒送给心爱拉菲的人,以此表达自己的友情。这也是名酒的特质啊!

 

  简介

 

  姓名:克里斯托夫·萨兰(Christophe Salin)

 

  出生日期及出生地:1955年4月21日,法国埃佩尔奈

 

  职业:罗斯柴尔德男爵拉菲集团的CEO,集团包括Chateaux Lafite Rothschild、Rieussec、L’évangile(波尔多)、d’Aussières(朗格多克)、Los Vascos(智利)、Caro(阿根廷)等。

 

  身世特点:其父及其祖父都是香槟地区的葡萄农。在葡萄酒生涯之前,他搞的是公共工程,这个职业让他周游世界

  感受最深的葡萄酒:在1974年与人分享的1928年的拉菲,是他饮用的第一款顶级葡萄酒。“一闻,就知道它不同寻常。 在此之前,我只喝香槟。”

 

 

(文章来源:中国红酒网 责任编辑:匿名)

【字体: 大 中 小 】 【关闭】
共有0条评论 网友评论 登录注册
登录以后,才可以发表

还没有评论,赶快抢占沙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