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主页 > 文化 > 人物 >

郑雪碧:河北张家口的葡萄和葡萄酒产业

日期:2012-06-07 15:46来源:中国红酒网 作者:匿名

  地处“京冀晋蒙”四省市区交界处的张家口,是北京西北方向的门户,紧锁西北与内地经贸和人员往来的“咽喉”,也是历来兵家必争之地。但或许正是由于地理位置太特殊,数十年来它成为“被遗忘的角落”,综合经济实力在河北省内一度排在最后一位。

  

  而自2003年起,张家口市GDP连续7年保持两位数增长,如今综合经济实力在河北省11个地级市中已上升到第7位。即使是最困难的2009年,外有世界金融危机,内遇50年不遇的大旱,张家口市GDP增长仍然达到了10%。

  

  这个盛产葡萄的农业大市,是如何做到这一点的呢?上任将满4年的张家口市市长郑雪碧,日前在北京接记者专访,细述他们得以奋起直追的秘诀。

  

  把第一产业变成三大产业

  

  记者:我们注意到,张家口提出“要做世界一流葡萄产业基地”的口号,除了利用桑洋河谷位于葡萄最佳种植区这一优越的自然条件之外,政府还有什么考虑?有何实际举措支持该产业的成长?

  

  郑雪碧:我们选择葡萄产业作为农业支柱产业,因为它是一个既能富县、更能富民的项目,它也是一个清洁的产业,葡萄肉和葡萄皮酿酒,葡萄籽制油可以做成美容降脂、抗衰老的保健品,没有什么污染, 一点多余的东西都留不下。更重要的是,葡萄产业真正使我们的第一产业(即农业)变成第二、第三产业。葡萄在种植时是第一产业,在加工时是第二产业,在接待旅游采摘时又是第三产业,这是让农民增收致富的重要途径。不种葡萄之前,本地老百姓主要种杂粮杂豆,收入非常低。种了葡萄之后,一亩地平均年收入在4000元~6000元左右,张家口农民人均拥有土地近3亩,总收入相当不错。

  

  从政府支持的角度说,让农民改种葡萄只是推动其观念的变化,实际成本投入是非常少的,仅仅是苗钱加滴灌费用,滴灌公共管道政府都建好了,农民一年花上不到200元,就可以把水管引到地头。为鼓励葡萄产业,所有葡萄种植户每年一亩地可以从政府拿到一定数量的补贴。补贴有两种形式:一是由政府贷款给农民,3年丰收之后还本金,不计利息;另一种是一次性补贴到位,不用偿还。现在我们还与中粮集团等龙头企业合作搞葡萄酒酿造,并成立专门的葡萄酒学校,培养适应现代产业化的新一代农民。

  

  让农民进城就是政绩

  

  记者:今年全国两会的政府工作报告中,把小城镇建设提到了非常重要的位置,张家口有310万农业人口,如何推进城乡统筹发展,也是一个严峻的挑战。

  

  郑雪碧:从我们基层来看,建设小城镇的核心之一,就是吸纳农村人口有序向小城镇集聚,实际上就是发展产业,改善民生。以河北省为例,县一级小城市数量多,县城建设都比较滞后,其连接城乡的纽带作用难以充分发挥。今年年初,河北省经济工作会议提出明确目标:各地县委书记、县长在一届任期内,如果能转移2万至3万农村劳动力进城经营落户,就是很大的政绩。照此计算,张家口有13个县,将有二三十万农村人口走入城市,当地城乡结构会发生显著的变化。但是,没有产业的发展,就业机会自然就少,不可能带来城镇的兴旺,推进城镇化的初衷就没法实现。

  

  记者:在你们的中长期城镇化发展规划中,现代化农业产业将扮演什么角色?

   

  郑雪碧:农业产业化只是个开头,我们的设想是,通过农业产业化来带动城乡统筹的发展,使各个分散的村庄通过土地置换集中起来,变成若干具有城市基本功能的庄园,供水、供电、供暖、供气全部实现城镇化,中小学、幼儿园齐全,与城市中心区之间道路很畅通,每家每户都有私家车、有一个单独的小院落,还种着葡萄。假设每户种10亩葡萄,现在收入是4万元,将来随着葡萄品种改良,户均收入就是8万元甚至10万元,那时候农民收入高于城市居民收入,同时还能享受比城里人更田园化、更舒适的环境。

  

  借力“东”与“西” 四两拨千斤

  

  记者:受到京津地区经济的虹吸作用,河北省各市都面临不同程度的“灯下黑”现象,而张家口位于“京冀晋蒙”四省市区交界处,形势更为复杂,东有逐步融入京津冀城市圈的唐山、秦皇岛、廊坊等兄弟城市,西临后劲凌厉的呼(和浩特)包(头)鄂(尔多斯)经济圈,西南则是坐拥煤炭财富的山西各市,“四面受敌”的张家口如何扬长避短、突出重围?

  

  郑雪碧:这是一个非常关键的挑战,但是我们很有信心应对。张家口周边的城市实力都很强,不过它们的特点不一样,西面和西南面以资源为主,东面以科技优势为先。换个角度看,张家口正好身处一个中心文章来源于中国红酒网节点上,可以兼收并蓄,左右逢源。这牵涉到一个城市如何确定适当发展战略的问题,不是说你拥有的资源越多,或者技术实力越强,就一定能发展得很快,关键在于怎么利用好自身的优势。我们拥有总面积3.7万平方公里的土地,区位条件和自然资源都不错,很多方面不妨借力发展,就像打太极一样,四两拨千斤。

   

  记者:我们也注意到,有关张家口的城市定位有两个口号,一是“京冀晋蒙交界区域中心城市”,还有一个是“环京津卫星城市”,如何准确理解这两个概念之间的关系?

  

  郑雪碧:应该说二者有相同之处,又有不同之处。我们提出要把张家口建设成“京冀晋蒙交界区域中心城市”,这只是一个目标,为实现这个目标,还需要进一步加大基础设施建设,把城市做大、做强、做优,同时要提高城市的品位,而对接京津,成为京津的产业承接地,也是我们的战略选择之一。

  

  但作为区域性中心城市,张家口发展得再大,也比不过北京、天津。随着京张城际铁路年内开通,张家口将成为名副其实的北京卫星城市,我们的市中心区与周边的县城及部分建制镇,会逐步纳入北京的城市规划当中。张家口的区位太特殊了,它的发展离不开周边地区和城市,尤其是北京,北京在人才、技术、信息以及资金等方面,将为张家口提供无可替代的支持。

  

  京张高速堵车的缘由

  

  记者:提到张家口借力北京求发展,让人想起京张高速公路这条大动脉常年拥堵,形成一个经贸往来的瓶颈,至今尚未妥善解决,你觉得应该怎么办?

  

  郑雪碧:京张高速拥堵主要是原来公路规划遗留下来的历史问题,特别是北京市区——八达岭一线,原来设计主要供旅游型车辆通行,当时并没有意识到这条通道后来的车流量会那么大,设计标准是日车流量2.5万辆,现在实际通行车流多达6万辆,超过原设计2倍多,不堵是不可能的。目前,张涿(州)高速正在建设中,张承(德)高速已基本完工,一旦这两条高速通车,京张高速长期堵车现象将得到缓解。

  

  另一方面,要辩证地看待京张高速的堵车现象。堵车是个坏事,但去年就不堵了,为什么呢?因为经济萧条,路上跑的大货车少了。实际上,张家口要真正建成区域性中心城市和交通枢纽,发展物流业,首先就要看你这个地区车流量是多少?从这个角度看,车流量大造成的堵车,不全是坏事,它反映出我们的物流业有很大潜力,关键在于我们如何解决这一现实的困扰,把它转变成新的产业发展契机。

  

  记者:张家口要做“环京津卫星城市”,真正融入京津冀经济圈,那在与北京、天津进行产业对接和承接产业转移时,有什么具体的设想?能为投资者提供哪些优惠政策?

  

  郑雪碧:在与京津进行产业对接的策略上,我们既要从张家口未来的可持续发展出发,也要考虑到有效维护首都北京的生态屏障。因此有一个前提不能动摇:高耗能、高污染的企业我们不要。具体来说,我们选择以下几大重点产业方向:第一是农业产业化,这不仅是张家口经济发展的基础,也为近2000万人口的北京食品供应提供有力保证。第二是物流业,随着北京市区交通管理要求不断提高,车辆运营成本增加,部分物流企业将逐步外迁,而且京张城际铁路通车后,从张家口到北京市区不过37分钟车程,与北京市区东边坐地铁到西边时间差不多,为外迁物流企业中高层管理人员来往京张两地提供了很大方便。第三是高新技术产业,我们将重点承接北京一些高新技术产业的配套产业,比如电子信息、新型能源、风力发电、光伏发电等。

  

  至于投资者比较关心的优惠政策,我们一般是“一计一策”,针对不同产业,提供不同优惠政策。但有一个总的标准,就是让企业在张家口这片土地上获得较快发展的同时,能拉动各行各业,增加本地人口的就业。符合这个标准的外来投资企业,我们都会根据其实际投资金额,以及其他相关条件,给予大力支持。

  

  张家口地处北纬39.38度,正好在世界公认的葡萄种植最佳区位,即北纬37度~40度之间。

  

  该市主要葡萄产区是包括怀来、宣化两县在内的桑洋河谷地带,目前葡萄种植面积已达45万亩。这一河谷地带一来拥有葡萄最喜欢的沙土地;二来日照充足且适度,糖分积累不超标;三来昼夜温差大,不长虫子,可以不喷洒农药;四来通风好、降雨量少,气候相对干燥,适宜葡萄生长。

  

  据说,其自然条件甚至要优于全球著名葡萄产地法国波尔多地区,如果能在葡萄品种选育与后期管理方面跟上去,当地出产的葡萄酒完全可以与法国波尔多地区最好的葡萄酒相媲美。
 

 

(文章来源:中国红酒网 责任编辑:匿名)

【字体: 大 中 小 】 【关闭】
共有0条评论 网友评论 登录注册
登录以后,才可以发表

还没有评论,赶快抢占沙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