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主页 > 文化 > 人物 >

怡园酒庄少庄主陈芳:一个做酒、懂酒、爱酒的

日期:2015-01-21 15:43来源:红酒商务网/高峰傲 作者:酒媒编辑

采访当天第一次见到陈芳是在酒店的走廊上,那会儿她刚参加完一个大型葡萄酒展销会。

  采访当天第一次见到陈芳是在酒店的走廊上,那会儿她刚参加完一个大型葡萄酒展销会。远远地看着她朝我们走来,步伐紧促,伴随着高跟鞋发出的“铿锵有力”的脚步声。按照一般时尚杂志的写法,此时我应该描写她的妆容是如何精致娇俏、身上的服饰是如何得体时尚然而现实是,我还没来得及反应,这位怡园酒庄的“少庄主”就已经迅速地换下一身行头,脱去高跟鞋,踮着脚尖走到我面前,爽朗中带点“潇洒劲”地对我说:“要不我们直接开始吧?”在她递过来的名片上,头衔赫然印着“怡园酒庄少庄主”,“但是,”——这位笑声朗朗,号称“我这个人坦坦荡荡”的风趣富二代不忘再加一句,“不会武功。”
 

 
           作为怡园酒庄的少庄主,陈芳骨子里流露着一股潇洒气质 
 
     煤矿大省中的精品酒庄
 
     陈芳毕业于美国密歇根大学,心理学、妇女研究与组织研究学士学位,是个不折不扣的留美高材生。然而,仅凭这些你很难将她与葡萄酒、与充满庄园和橡木桶气息的酒庄主联系在一起。那么,这位笑称自己“不会武功”的少庄主又是如何成为酒庄的经营者和管理者的呢?说到这里,就不得不提到一位“老庄主”,也就是陈芳的父亲—陈进强。
 
     陈进强,祖籍福建龙岩,是最早一批进入内地进行贸易和投资的香港商人。1951年出生于印尼棉兰,1965年回国,遇上文化大革命,分配到内蒙插队,做过呼和浩特钢铁厂工人,后来被推荐到太原工学院就读。1975年毕业后,拿着5块钱定居香港,开始做贸易,先后建过钢铁厂、电厂、污水处理厂、又经营地产、百货公司、甚至陵园。
 
     1997年8月28日,在法国著名葡萄酒学者丹尼斯•鲍勃思(Denis Boubals)教授的专业协助下,和法国人詹威尔先生联合创办了怡园酒庄。与很多港台富商不同,陈进强并没有在法国、澳大利亚等知名葡萄酒产区国家投资创办酒庄,而是选择在中国内地,在以“煤矿资源丰富”而闻名的山西省创办自己的酒庄。那么,为什么选择在山西,选择在太谷县东贾村这样一个默默无闻的小乡村创办酒庄?这是当时很多人都百思不得其解的问题。
 
  “清源有葡萄,相传自汉朝”,其实早在 2000多年前,山西清徐商人就从西域贩卖皮货,带回了葡萄枝条,在当地栽植成功,而后当地人根据酿醋的原理酿出了葡萄酒。晋中一带有大规模种植葡萄的记载,可追溯到公元 7 世纪的唐朝,唐朝诗人刘禹锡曾作诗赞美葡萄酒,诗云:“我本是晋人,种此如种玉,酿之成美酒,尽日饮不足”。
 
     如此可见,自古以来山西的自然环境就非常适宜种植葡萄。所谓天时、地利、人和,早年在山西太原工学院土木工程系学习的陈进强,一直对这个中国煤矿大省有着很深的情感,从商后的他,也在这里开拓了许多人脉资源。当时太谷县的县委书记得知了他有此想法后,一拍即合,于是怡园“拔地而起”。
 
 
 
             平日里陈芳偏爱那种简单大方的服装款式 
 
     从一窍不用到事事精通
 
     采访中,面对我提出的各种问题,少庄主陈芳回答得头头是道,俨然是一位葡萄酒领域的“大师”。然而,谁曾想到,当初父亲决定将酒庄交给她时,这位刚从美国回来的年轻女孩,竟然不知道父亲有在经营葡萄酒生意,更别说还拥有一座酒庄。
 
     在一次家庭聚餐时,父亲出其不意抛来的橄榄枝,让对葡萄酒一窍不通、甚至连喝酒都不太会的陈芳显得手足无措。与此同时,她也担心和父亲一起工作会因为观念上的代沟而产生分歧,从而让自己变得“束手束脚”,无法自由发挥。然而,“虎父无犬女”,骨子里流淌着勇于冒险血液的陈芳,还是在第二天就收拾好行李,动身来到了山西。“在当时亚洲金融风暴的环境下,毅然进入一个自己完全不懂得的行业,我不能说他有远见,但他肯定是勇敢的。”这是女儿对父亲这一创业行为的评价。
 
     而父亲是这样告诉女儿为什么他要建一座酒庄:“创业是我们家族的传统,我的祖父很早就从福建到广东从事烟草生意。你的祖父十几岁起就离乡背井,从福建龙岩老家到印尼。虽然动荡的时代使他们无法留下资产给后代,可是,他们留下创业的精神。我想这是我不停尝试新项目的原因之一。为什么选择葡萄酒这个行业?我创办了很多企业,但是没有一个能给我看到长久经营的希望,唯独葡萄酒这行业,在我眼里展现出无限长久的生命力。所以,我想在中国建立一个酒庄,长久地经营下去。”
 
     年轻有一个好处,那就是不知天高地厚。年轻的陈芳抱着同样的心理,以为可以大展宏图。殊不知,前方已经有一大堆“难题”在恭候着她。首当其冲的问题,无疑是大环境的“风云突变”。2002 年底,陈芳正式接手酒庄,而在这之前,她就职于一家世界知名投资公司,长期身处于美式文化的熏陶之下,无论是语言环境还是工作方式,都与国内大相径庭。
 
     刚来到山西,陈芳想要约见当地的政府官员详谈相关事宜,得到的回答是:你明天早上再来。这样笼统的答复让习惯了快节奏工作方式的陈芳无法理解,于是追问道: “明天?具体几点钟呢?”得到的回复仍然是:你明天再来吧……尽管之前有过两年工作经验,从事的还是人力资源,但陈芳坦言,当初与人交往时的 “不谙世事”,让她吃了不少苦头。与此同时,作为怡园的新任庄主,陈芳需要管理的是一群四五十岁左右、大都是来自于国企事业单位的“老”员工,而当时的她只有 24 岁。这种年龄上的差距,让陈少主的“威严”大打折扣,许多员工认为她还“太嫩”,不了解在中国、尤其在山西做生意的方法。
 
     部分员工的袖手旁观,让满腔热情、想法无限的陈芳备受困扰。想要解决这一问题,陈芳完全可以求助于父亲,“以之威严震慑群狼”。然而,聪明的她知道这并不是根本的解决方法。于是乎,她找到了一位在下属团队中颇有话语权的老员工,把自己想说、想做的事情通过他来传达。如此一来,年龄和文化观念上的隔阂便得到了很好地解决,时间一久,她和员工之间的关系也开始变得更加紧密。
 
     管理上碰到的难题可见一斑,经营上面对的问题同样不容小觑。 “刚开始经营时,我什么都不懂,以为卖酒是很简单的事情,甚至连出厂价、批发价、餐厅价都搞不清楚。”结果是,2002 年,第一批酒上市,年产 100 万瓶,连卖带送只销售出 2 万瓶。第二年,又有 100 万瓶等着要卖。“当时有一种感觉就是父亲把我扔进‘大海’里,让我一人游。我每天都在头疼。 ”回想起那段艰辛时刻,陈芳心有余悸。 “我时常会想,酒庄被我弄破产了怎么办?如果我被老爸踢出去,找不到工作怎么办?”也是从那时起,她养成了每天进行长跑运动的习惯,甚至连出差时,她的行李箱中都会备上一套专业的运动装,抽空去跑步健身,来缓解如影随形的焦虑和压力。
 

 
            工作之余,跑步健身已成为她生活不可或缺的一部分 
 
     面对一系列严峻的问题,陈芳没有坐以待毙,而是通过积极地努力来寻觅出路、寻求改变。某天,她12 岁弟弟偶然间的一句“这酒的包装像个酱油瓶,谁要买啊?”让她豁然开朗。于是,在大大小小的各种调研和讨论确认后,她决定开始改换包装,进口酒瓶、木塞、锡帽……包装成本整整增加了 10 倍。与此同时,外籍酿酒师也发生了变化,为了针对国内消费者群体的口感和喜好,陈芳特聘了一位在澳大利亚有着 30 多年酿酒经验的著名酿酒师……
 
     把家族荣誉都融入品牌
 
     近些年来,国内葡萄酒市场的巨大潜在商机,让许多国外知名酒庄、一大批外国酒商垂涎欲滴。一时间,大大小小的葡萄酒公司如雨后春笋般遍地而生,面对新老国内外葡萄酒品牌的竞争压力,陈芳坦言在中国做葡萄酒并生意不容易。“如果你想在短期内赚很多钱,我的建议是你千万不要踏进这个行业。种葡萄4年,酿酒2 年, 1997年种植,到 2002 年我们才酿制出第一批酒,6 年时间你是没有产品的。从木塞、瓶子到酒桶,我们都从外国进口,送员工到法国、澳大利亚去参观学习,这些环节我们都是不计工本的。中国内地大概有 400 个酒庄,但我知道仅有 10 个是赚钱的。”陈芳的告诫听起来残酷但是非常现实。
 
     那么怡园的竞争力到底在哪里?对于这个核心问题,陈芳稍作了一番思考后表示: “我觉得‘怡园’这个名字本身就是竞争力所在,与国内其他酒庄不同的是,怡园从来都是以做自己、做中国的品牌来打造产品”。她解释道, “有的葡萄酒品牌虽然出自国内酒庄,但它从包装、宣传,甚至包括酒瓶上的标签,是效仿那些国外成熟品牌的设计,没有自己的特色。”
 
    的确,这一点从怡园所酿造的葡萄酒系列上非常明显。在怡园酿造的瓶身上,都可以看到以“莲花”为徽标的图案。莲花出淤泥而不染,这个非常有中国特色的“花中君子”也代表了怡园所秉承的品牌态度。除此之外,为了真正保持一流品质,做出精品葡萄酒, “老庄主”陈进强将自己的名字刻在酒标上,称之为“庄主珍藏”;而他外孙女—陈芳女儿的名字也赫然印在了商标上,这表明这个品牌要以家族的名誉来做产品的质量保证。
 
  历经两年的蛰伏之后,怡园葡萄酒销售进入爆发式增长阶段。由原先的“卖不动”变成年年“不够卖”。随着销售业绩的增长,怡园的知名度与日俱增,良好的口碑为其未来的发展打下了坚实的基础。然而,就在大家都以为陈芳和她的怡园将会越做越大,去抢占各个级别的葡萄酒市场时,如今已经是两个女儿母亲的她却表示:“我要把怡园越做越小。”对于这个出人意料的目标,陈芳表示:“葡萄酒不是工业产品,而是要在小规模庄园里精雕细琢而出。酒庄做小,才能与每一串葡萄‘交流’,认真照料好每一片葡萄园地,知道哪一株葡萄适合酿哪一种酒。要做大,就不可能做精;不做精,就不可能做好。”
 

 
               身着黑色小礼服的陈芳显得大气而典雅 
 
  在与陈芳面对面交谈的这段时间,我所听到的并不是一个“生意人”的金玉良言,而是一位做酒、懂酒、爱酒人的切身体会。现在的她,既可以身着华衣美服参加红酒晚宴,又可以换上运动背心奔跑在酒庄的乡间小路上,这种将生活融入到工作的状态,让陈芳人生中的这杯佳酿愈发芳香醇厚。
 

(文章来源:红酒商务网/高峰傲 责任编辑:酒媒编辑)

【字体: 大 中 小 】 【关闭】
共有0条评论 网友评论 登录注册
登录以后,才可以发表

还没有评论,赶快抢占沙发~!